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月25日

這天早上下了一場大雪
剛洗完澡拉開窗簾時發現整個雪花遍飛
還以為眼睛得了飛蚊症還是花眼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月25日
這天一早天氣就超好,青年旅館在
巴士底(Bastille)附近,就小逛一下巴士底周邊。巴士底廣場位於瑪黑區(Le Marais)又稱沼澤區,這裡曾經是著名巴士底獄所在,法國大革命(法國大革命就是卡通凡爾賽玫瑰裡播的嘛,後來路易十六和瑪莉王后就被追殺,後來上斷頭台了)時巴士底獄被攻陷後,這裡已經找不到任何遺跡,廣場中央裡矗立了七月柱(Colonne de Juillet)紀念了當初革命的犧牲者,廣場邊則是現代化的巴士底歌劇院。

--
孚日廣場(Place des Vosges)
據說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廣場之一,四周每邊由九棟磚紅色的房舍所圍起來的方形廣場,整個建築群成完美對稱,位在瑪黑區的巷弄中,感覺別有一番天地,不算太招搖的景點,這天早晨我在計畫外不知不覺得走到這裡,從車水馬龍的街道中走進曾是比武競技的場所,沒什麼觀光客,在繁忙中找到一片靜謐的所在,很舒服,算是我這次巴黎行最喜歡的景點之一。孚日廣場6號是雨果的家(Maison de Victor Hugo),我敲了敲門,但是沒人在家。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月24日
自從在史特拉斯堡的經驗,後來的巴黎行,完全將行李精簡到最少,五天四夜,我帶的很像去一天而已,據聞巴黎有些地方治安很不好,錢會被搶或是扒,所以行前就做好萬全的準備,裝的窮學生樣(其實也不用裝,本來就是),連耳機上的sony都先拆掉了(真是個心思縝密的孩子)。本來打算要帶的可以兼具防身的腳架也沒帶(我對不起老師,但3公斤的腳架我可能會還沒搶就先被壓死),果然是遊玩和攝影不能兼具,這次就先好好的感受一下巴黎。

--
香榭黎舍大道(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
當天是聖誕夜,直奔香榭黎舍。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月21日
隔天早餐,一貫的法式早餐,法國麵包加上咖啡吧,除了對於法國人怎麼能每天都吃一模一樣的東西感到疑惑外,熱巧克力甜個半死,我看我再也不敢領教法國的巧克力製品了。
這天氣溫還是很低,從郊外的旅社騎到市區的路上,草地上和房屋屋頂上都有白茫茫的一片積雪,騎著腳踏車在積雪還未化乾淨的馬路上很容易摔車,還好個人對兩輪交通工具還算有天份,一切都還好,只是迎面而來的冷風快殺了我。

史特拉斯堡位處在法德國的交界處,在歷史上經過多次輪轉,最後20世紀初才重新回到法國屬地,因此當地保有特殊的社會文化和建築風格。第一個去的景點,就是很夢幻的小法蘭西區(Petite France)。小法蘭西區位於一堆水道和運河上,兩旁的房屋很德國風貌,外牆會嵌上木頭,加上許多房子外牆都漆上粉色系,粉紅、粉黃、粉綠色的外牆,感覺很像玩具房屋一樣不真實,小法蘭西上有小小的耶誕市集,賣了一些小飾品,人不太多,兩旁伴著河流的聲音,感覺很舒服自在,第一天我就有點後悔下學期要繼續待在漢斯了,想要搬來史特拉斯堡。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看婁燁的作品,是在2003年金馬影展裡的《紫蝴蝶》,那時看完《紫蝴蝶》,整個人大概只有一種迷茫可以形容,我完全不知道他想要表達什麼?也完全不知道到最後的結局到底是怎樣?故事就如同當時動盪的時代一樣,沒人能知道下一秒會在哪裡,如同那個時代一樣混亂。但整部《紫蝴蝶》的拍攝手法讓我印象深刻,除了對白少又少,在其中大玩失焦與短景深的遊戲,拍的人頭,常常只有一個眼睛是清楚的,另一個眼睛已經落到焦點外的模糊圈,然後整個鏡頭晃到令人昏,使我激起對婁燁的好奇心,就一直很想找他的前作《蘇州河》來看,結果竟然在離家六千哩的海外讓我看到。
-------------------------------------------------------------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會像馬達那樣找我嗎?」
「會啊」
「會一直找嗎?」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5年的第七天
我終於在一片昏迷委靡的精神中回想我的新年
==
2004年最後一天
一直硬撐著沒感冒的身體竟然在一早就被喉嚨痛醒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