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26 Tue 2005 20:51
  • Arras

六月底的假期,坐著火車流浪了法國中北部,由於出發前的一些瑣事困擾著我,結果在沒有明確的預定地及行程、沒有預約任何青年旅社,只確定三個大的預定景點,帶著愛麗絲‧史坦貝克所寫的「沒有預約的旅程(Without Reservations)」,開始了我完全沒有預約的旅程。

我不知道這趟旅行何時會到哪?也不知道會何時回來?完全仗著因為是還未進入旺季的六月底,及在法國的地利之便,抱著最糟的情況頂多半路買一張車票回Reims,完全毫無顧忌背著我的行囊上路。

---

第一站是Arras。這個在法國北部的小城,地圖上只有細體字的重要性。會到這個城市完全是因為Peggy的邀請,那位在布拉格萍水相逢的法國人。

我在Peggy家待了兩天半,Peggy住在離Arras大約十分鐘車程的郊區。當她在Arras車站接我時,我馬上回憶起在布拉格青年旅社裡那個熟悉的微笑。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達Český Krumlov時,是個濕冷的下雨天。

從布拉格出發的早晨,布拉格的天氣就已經是灰色的陰天,我一直想像著在南方的Český Krumlov是個充滿陽光的小城,但在距離Český Krumlov不到一小時的路上下起了雨,接著雨勢越作越大,前方的景色再一片溼氣和霧氣朦朧之下,只呈現三種色系:天空和鄉間小道上的灰色,被雨洗滌後翠綠的草原和兩旁深灰色的樹木。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前往南方Český Krumlov的前一天,我在布拉格城堡的皇家花園裡遇到一隻夾雜著棕色和白色中短毛的貓,在草地上曬著太陽。因為蛋黃和萊恩,自此以後我看到路上的陌生貓,都會想起他們,也許就是這樣,在你心中佔有份量之後,當你遇到相似的身影,或是某個不經意的表情,似乎都會這樣清楚地浮現心裡那個熟悉的模樣。養了貓之後,真是心甘情願變成貓癡。

 這天我爬上城堡裡的教堂高塔,往高塔的小小石階,只容一個人通過的空間裡,爬到一半我就很想哭了,但說真的是已經走了一半嗎?我也不知道,只看的見從小小窗戶望出去的玫瑰花窗和教堂鐘樓裡的大鐘,根本不知道前方還有多遠,也無法往後退,加上殘廢的腳,我當時真的彷彿落入無間地獄般,永無止盡的黑暗。但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是這樣的,所有上去和下來的旅客,臉上都有一股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在樓下的登塔口,實在應該設立警示標語:有心臟疾病、氣喘、體力不佳者請斟酌自身狀況。看到很多人的表情,實在是很害怕就算自己沒問題,也可能被前方倒下的人壓死在這狹窄的空間裡。
但想想在出口我一股作氣的決心,就一路死撐到了最後。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月一整月,我每天吃的水果就是櫻桃,但這裡的櫻桃很貴,我根本吃不起,那為什麼每天都在吃櫻桃呢? 
因為這所foyer附屬的草原上,種了好幾株櫻桃樹。為什麼我知道是櫻桃樹呢?因為它上面結了滿滿的一串一串的櫻桃,不是櫻桃樹是什麼?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