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花了兩三天就找到房子,有時候真覺得有上天眷顧著,找房子的經歷有種絕地重生的感覺,差點要去住在七樓沒電梯沒洗澡間的傭人房(註)。房子是兩層樓的房屋(maison),前面有小前庭,後面還有花園,房東是一家中國人住在樓上,樓下的三個房間分租給人,距地鐵站兩分鐘,空間和環境都還OK,但算是在巴黎市的郊區吧,周圍小荒涼,坐7號地鐵不用換車到學校大概要40分鐘左右。

目前整個人已經回到漢斯,上九月份剩下的語言課程,結果所有的同學都各奔東西南北,每天上課最多只有四人,這兩天只有我和一個中國同學上課,結果兩個人為了讓課程能繼續進行下去,完全沒辦法翹課或缺席,上課變成一種義務而不是權利(怎會這樣呢?)。

十月份會正式搬到巴黎去,然後開始瘋狂無法回頭的道路。

最近月亮超圓又亮,中秋節根本無法賞月,因為月亮刺眼到不能久視。

還有漢斯的天氣這幾天超冷,簡直像冬天一般,早上溫度7度,白天大概已經降到15度以下,室內還沒開暖氣,每天上課都皮皮剉,在房間也一直裹著棉被。

還有最近在玩祖媽(ZUMA)遊戲(一種青蛙吐彩色的球把球給消掉的遊戲),祖媽是個恐怖的深淵,比新接龍還恐怖,是會玩物喪志的遊戲,除了享受目前還可以喪志的日子外,已經把雙手給綁起來避免繼續沉淪。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