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狂賀!!!)
小婷小馬鈴薯的偶動畫作品《偶素雞》(Amy Talk Show)入選為柏林國際短片展(Interfilm 21.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 Berlin)的數位動畫觀摩短片!!
於11月1日到11月6日將與台灣、香港、韓國各地的數位動畫作品共同展出喔!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M1931 德國 / B&W 
  佛列茲‧朗 (Fritz Lang) 
  影史上第一部描寫連續變態殺人狂的犯罪片
  也是德國第一部有聲電影

  --

2003年金馬影展曾經上映過費茲朗(Fritz Lang)的幾部作品,小的我本來很想看《大都會(Metropolis),票卻在短短時間內便銷售一空,《M》便成了我和Fritz Lang的第一次接觸。當初看著電影手冊上的簡介:性變態的連續謀殺案……。心裡有在想到底是有怎樣慘絕人寰的鏡頭會出現,但沒有任何斷肢殘幹噴血變態的鏡頭,相反的,在美學的角度上,我覺得他的犯罪畫面既安靜又充滿詩意。

第一個鏡頭,孩子們遊戲唱著關於連續殺人犯的歌曲,路過的洗衣婦女大聲斥責著,便把劇中連續殺人犯帶給人們心目中的恐懼隱隱的表現出來,而身為可能會成為被害著的幼童,卻毫無察覺其中的危險性。

這部電影裡完全沒有任何配樂,也沒有灑狗血劇情化的鋪陳,母親在準備Elsie回家的晚餐時,我們彷彿就跟著她一樣等待著這個小女孩的歸來,其中 費茲朗 用了很多的音效來表現場景變換和劇情交代,在學校和家之間,鐘聲的連貫性串起兩個鏡頭,M的黑影出現在連續殺人犯的公告上,帶著紳士帽的黑影,卻充滿著莫名的壓迫感,M出現時吹口哨的那個旋律,交換著母親期待,又落空,著急,最後無助的向著窗外喊著Elsie的名字,聲音迴盪在空盪的樓梯間,無人的飯桌,小女孩手中的氣球卡在電線桿上,小女孩的皮球從草叢中滾出來,原來在這種毫無殘忍鏡頭的犯罪畫面上,會讓人如此的感到悲傷和難過,就像前一陣子剛看的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霧中風景》(Landscape in the Mist ),姐姐Voula在被貨車司機姦污後,那道無聲血液像利刃一樣插入我胸口的崩潰悲慟。

在觀者和電影之間, 費茲朗在開頭的幾十分鐘,就注入劇中連續殺人犯在柏林引起人心惶惶的心情,雖然說這整部電影說的是變態殺人狂,但我想以現在電影分級制度,它絕對是一部普級的電影,用如此簡單鏡頭卻醞釀氣氛又不是恐怖片般的嚇人場面,《M》絕對可以是犯罪片的先鋒及具有無可取代的地位。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真正開始聽綺貞的音樂,是在《還是會寂寞》那張,當時春末夏初的日子,聽著綺貞有如午後陽光般的音樂,有令人安穩寧靜的作用,比起第一張《讓我想一想》清新的民歌風格的綺貞,《還是會寂寞》更多了點不同的元素在其中,有點異國、更多個性、編曲也更豐富點。在《Groupies》中,一首「躺在你的衣櫃」讓我發現在黑暗系的那個綺貞,「小步舞曲」迴轉出藍色青春的氣息,更多狂放的氣息出現在其中。一個創作歌手,我覺得會容易被本身既有的風格困住。而每一張下來,我也總是看到綺貞不同的改變。我相信時間是很重要的因素,沉澱是能醞釀出好作品的。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月底搬出foyer(我果然是過著每四個月就搬家的日子),原本已經在foyer裡習慣的生活圈,突然一下子就全都分崩離析了。

留學生的日子似乎沒有安定可言,每天被一波接著一波大事小事瑣事所煩惱,什麼事都要自己來,小從銀行開戶房屋補助到搬家都一樣,有時覺得留學的日子真的事一場不完結的磨難,就像世間的阿鼻地獄般,完全沒辦法偷懶不想面對,沒有逃避的可能性,也沒有可以依賴親人和找朋友求救的機會,這樣在這裡過了一年,對於自己能活到現在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而在這樣的日子裡,卻又是完全無法預料下一步的不安定。

留學生的日子是孤單的,建立自己的生活圈,找一起能結伴的朋友,而在這個不叫做是家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像是流浪般的過客。好像很難找到可以一起相互依靠的傢伙(當然,以這種心情下,也時有所聞誰誰誰又交男朋友的例子,「畢竟一個人在國外,太寂寞了」我ㄧ個中國同學說。),但本人不相信那一套。從6月底日本同學們回家之後,我就突然感到生活有點空掉了,畢竟在語言學校的大半日子,我都是跟Kana或是Yuki在一起,剪頭髮也是Akiko幫我剪的,還有Atsuyo的日本壽司等等。過了七月後,台灣同學也回家了(明明都是留學生,卻有人能快快樂樂的定居高雄,我卻還在這裡游牧),直到7月底前,我都還想像著回家靠媽媽的日子,誰知命運是這樣安排著,我竟然又在九月回到法國,還不是回來搬行李回台的。

九月時我的生活圈,是在foyer這個占地百頃(隨便算的)的L型建築中,和我的中國同學Yi和Dan一起。後來另一個台灣同學才搬回來。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