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整個一月份不知道在忙什麼,竟然只看了兩部電影,於是明明一堆事情要做,晚上還是跑去電影院。
挑了妮可的新片看,只是因為海報的吸引,根本也不知道《Fur》(台譯:皮相獵影(哇勒),皮毛(啥),貂皮大衣(昏)),究竟在播什麼?但當片名的小標打出: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Diane Arbus時,我就突然明白那個黑白的電影海報實在為什麼會這麼充滿意境了。
描寫一個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女攝影師之一,海報當然不能流於通俗。

Diane Arbus黛安阿勃絲,二十世紀重要的記實攝影師。她的攝影風格,說是記實,卻完全不是走William Klein、Bresson那種街頭紀錄式的攝影,看她的相片也許會浮現像另一位重要女攝影師Cindy Sherman的不快感,但不同於Cindy Sherman的變裝所營造的非真實場景,Diane Arbus所關注的是社會上「不正常」的族群,以一種完全貼近的真實。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即將開拍16mm短片,這是在電影學院最後一年的作品。

拍攝小組的組成是這樣,一共九個導演組的同學,兩位Scripte(場記)組,這年的計畫,就是每個導演組的同學輪流當導演,拍自己的劇本,其他人則輪流在拍攝過程中擔任燈光、攝影、佈景、軌道(machino整個人不知道中文怎麼翻了~_~)、和收音等等工作。兩位場記則一路紀錄每部電影流程。

大約自從開拍日前三個月開始,我就一直被我的劇本給折磨著。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維也納依舊陰天,依舊超冷。
因為耶誕節的前一天,眾多商家都沒有開門,臨時起意決定要去維也納的中央公墓。
聽聞音樂界貝多芬和舒伯特就葬在中央公墓,雖然小的我比較膚淺沒氣質點,對古典音樂完全沒有啥涉獵,但拜訪名人墓是一定要的。
中央公墓並不在中央,位在維也納的市郊,在地鐵下了車後還得坐幾站電車才能到達,冷風所伴隨的霧氣,把郊外的道路舖上一層白茫茫的粉似的,
公墓旁的路口處,幾家小販賣著鮮花,中央公墓佔地幅廣,走進像是公園般的墓園,一點都沒有傷感的氣息,倒是烏鴉在枝頭上飛來飛去,或成群佔據青綠草原的一角,在青草綠地上,黑到發亮。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到達維也納之前,對維也納行的準備趨近於零。之前,兩人還說著聖誕假期去比利時的布魯日等附近小城就好了,十天前在網路上訂票時,因為布魯日在交通方面具有技術上的困難,不知不覺,就訂了去維也納的票,這好像在買水果時發現沒有葡萄,所以就臨時起意買了葡萄柚的感覺,但事實上,葡萄跟葡萄柚根本不一樣。

印象中一直覺得奧地利就在瑞士旁邊,但奧地利癟長的地形,首都維也納已經是接近中歐或東歐的部分,布拉格、布達佩斯都在鄰近城市的交通線上。
出發到維也納時,我問小羊,對維也納有什麼概念。
「音樂之都,莫札特。」good,平常常識,跟我一樣,沒有更多了。
於是,兩人僅僅抱著對維也納的這兩個關鍵詞,帶著幾張看都還沒看的網路列印資料,坐了漫長時間都可以從巴黎回到台灣的時間的公車,將近20小時後,到達維也納。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