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3年金馬影展還要簽切結書才能進場觀看貝納多貝托魯奇的超限制級《愛做愛作夢》,是我心中的top3大片之一,在2005年上院線時另譯成了《巴黎初體驗》,比較英文片名The Dreamers,前者實在是貼切太多,當然,也狂放毫無禁忌了點。

2003年,我對於片中的經典電影片段一點都不認識,只毫無理由的被泰歐與伊莎貝這兩個雙胞兄妹吸引,貪嗜他們的瘋狂,不羈,頹美與腐敗,沒想到事隔四年,我竟然來到了這個電影殿堂的城市,日前重看了DVD,當初盲目跟著瘋狂的部份,都像解連環鎖一樣,一個圈著一個更清晰了出來。

電影中的經典畫面,明顯地表現出貝托魯奇想要像電影致敬的企圖,拍著《愛做愛作夢》,卻是在夢著六零年代的熱血與澎湃,對那個時期的一種渴望,1968年巴黎的學運,當初新浪潮的導演,楚浮、高達都走上街頭,貝托魯奇也巧妙了安排了當初68年曾經參與的Jean-Pierre Kalfon和Jean-Pierre Léaud在片中特別演出,當初Jean-Pierre Léaud發表演說的紀錄片段對照電影,Léaud老了,眼角下垂了,我卻還看見他在楚浮和高達片中的那股青春,回到68年春天的夢裡,電影和現實巧妙地融合再現,互相對照。

伊莎貝和泰歐是Dreamers作夢者,他們活在自己的夢中,活在自己荒誕的堡壘裡,像是還停留在母親子宮的那時刻,兩人是生命共同體,像是孩子般無知純真地作著夢,無法拆散也破壞不了的關係,馬修這個美國人,被邀請了跟他們一起作夢,憑著一股對電影的癡狂,三人相近相吸,但這對雙胞胎兄妹不是兩個個體,是拼出來才是一個人。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進入七月,已經是夏日時序,巴黎的氣溫還在20度以下,歐陸上空的滯留鋒盤旋很久,巴黎整個六月到七月,沒有一天好天氣過,看米先生的前一天,一整天刮大風,前一秒還是晴天,下一秒就突然飆起大雨,令人手足無措的天氣,七月天,還得穿薄毛衣和圍巾出門。來到巴黎快兩年,到演唱會現場整個人竟然還在地鐵裡迷路,真是不可思議,我想應該是鬼天氣鬼打牆了。
兩個半小時前到場,還可以排在搖滾區第二排正中心的位置,在巴黎看演唱會,真是輕鬆簡單。

來Damien Rice演唱會前,我完全沒有任何idea米先生的樣貌,畢竟他的CD上都是一堆手繪的圖稿,但其實我好奇的,還是米先生的聲音,不知道他說話的聲音,是否也跟他唱歌的聲音一般悲傷?
開場米先生穿著咖啡色外套,配一件褲管不規則的牛仔褲,頂著一頭隨性的頭髮出現,他的空心吉他琴身上因為強烈撥弦的原因,磨到上面的都已經凹陷,露出木頭的紋路,保護版的下方還有一個三角形的凹洞,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的原因,我總覺得在每一次他激烈彈著吉他時,下方的凹洞彷彿也在一點一滴的擴大^^:。

開場將近一個半小時Damien Rice都沒開口講半句話,到了後半場,才在一些歌曲前,介紹一下當初寫這首歌的小故事(但大部分都是他瞎掰的,我想,米先生應該是個悶騷的人)。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