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也好想寫出像恩田陸那樣的故事啊......」

記得當時在巴黎,連續看了幾本由《三月紅色深淵》短篇延伸出來的長篇故事時,我那樣感嘆地說。

當初只是因為《三月的紅色深淵》裡對於一本神奇的書的執著吸引了我,導致我一頭栽進了恩田陸的世界。

最近完結的是《夜間遠足》,光聽到這個名字,就莫名的有一種詩意。(我也一向覺得恩田陸的取名充滿意境,ex《沉向麥海的果實》、《黃昏的百合之骨》、《黑與褐的幻想》、《不安的童話》.....etc。)

除了由《三月》所衍生出來的推理懸疑故事,我其實更喜歡恩田陸把推理和懸疑的氣氛,帶進一段段追尋的過程。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本看齊格飛‧藍茨的書,是他的《失物招領處》,書的前言提到,藍茨被封為德國戰後的療癒系作家,經由《失物招領處》書中對人們心中遺失的東西,來點出德國戰後對於外來族群的打壓,也算是一種納粹精神的延伸,進而提點德國人內心對自己的反思。

 

我一直覺得德國人是個很懂得歷史教訓的民族,在各大影展中,德國也出品了太多描述納粹當初暴行的電影,德國人把二戰的歷史傷口,時時拿出來反省,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這點總是讓我特別欽佩。

 

《德語課》開始於少年西吉被困在易北河孤島上的感化院裡罰寫作文,作文的題目是〈履行職責的歡樂〉,西吉才慢慢說起,在二戰期間的一段往事,進而造就了他現在的命運。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很喜歡日本文學,日本人過於病態壓抑,日本文學裡總有些細膩到無法想像的情感幽微,如三島由紀夫、太宰治......之神級的領域;而或許因為日本非常嚴謹認真的民族性,寫出來的推理小說往往也是像一篇枝繁葉茂的大樹,格局縝密而細緻。

比起歐美,日本的推理小說更吸引我,而且不管是怎樣的推理小說,都有其不同的風格存在,有宮部美幸般寫實,恩田陸那樣夢幻。

 

東野圭吾大概是近年來最紅的推理小說家了。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