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說我為什麼一直在想著還未發生的事,只是因為我想太多。

我從沒想過為什麼人格需要被否定或是認同。這無關於愛或不愛的事實,我開始不想去探究這件事的真實,也不再想去解釋和釐清什麼。

我需要一個跟我在同一個星球上的人類,把所有的心力用在不切實際的幻象裡,只是你太愛用實際的態度去看它,放在天平上想要秤出個所以然,以便在list裡寄下它的公克數和優劣水準。

我有時候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話,但到底是我在說什麼或是別人聽不懂,還是說什麼話的邏輯關係真的有這麼重要?表達不過是種表達,我說故事裡問了什麼是愛?你問我答案呢?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愛情這件事,可以再殘忍一點。

剛看完紀侯的《愛情沒那麼美好》,再去看王嘉明的《膚色的時光》,大概從此,對愛情再也沒有美好幻想的能力。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非常喜歡小津安二郎的德國導演Doris Dörrie,憑著女性的纖細情感,刻畫出感人的故事,開頭是很典型的歐洲片,劇情過了三分之一,卻充滿了濃濃的日本哲學氣息,最後留下的感動是深且雋永不絕的。

原本還捧在手心裡的孩子,長大了卻變成了這個陌生的模樣?父母和子女間有一道無形卻如銅牆鐵壁般的死牆,那無關愛不愛的問題,只是成長之後不知何時就殘酷地立在那裡,這部份向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致敬意味很濃重,也許最後,導演也不知如何去處理父母和子女間的問題,對於流著相同血液的卻難溶的親情,無奈地令人唏噓。

原來血緣關係,有時候還比不上沒有血緣關係。

像是女兒的女朋友,願意陪著情人的父母參觀城市、看戲,像是魯迪在東京遇到的優。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02 Thu 2009 01:14
  • 貴人

人的一生,總會遇上幾個貴人吧

我最近遇上了一個

這個導演嗜吃巧克力,將近兩米的身高,像個頑童,感覺和我一樣是善良好人(噗)

他用油畫畫奇幻世界,素食動物,很愛演搞笑劇,我有天會邀他在我的片子裡演出....

我們是在咖啡廳遇到的,簡直是荒唐奇幻的開始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