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進了Algae的張懸,多了更多的可能性,在都會風情裡的《Beautiful Woman》,那樣輕快的節奏步調和沒有負擔哼唱著,我彷彿可以看見在下午的咖啡廳裡,那個美麗自信充滿能量會發光的那個beautiful woman,張懸的band music,帶有點時尚的味道。

有人說張懸的詞很文學,我覺得有時更像一首詩,流行歌詞的工整在她的音樂裡被拆解,細細地舒緩表達出生活的斷片和意識流的漂盪,配上《南國來的孩子》這樣的氛圍,很輕易地就會流到內心裡,在《島嶼雲煙》,像她寫「雲只是白色的菌種,在你城外的島嶼滿佈,你生生死死的陽光下的陰柔……」,或是用牡蠣比喻自身的《Stay--牡蠣之歌》,任由意識的想像奔流。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