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整月,我每天吃的水果就是櫻桃,但這裡的櫻桃很貴,我根本吃不起,那為什麼每天都在吃櫻桃呢? 
因為這所foyer附屬的草原上,種了好幾株櫻桃樹。為什麼我知道是櫻桃樹呢?因為它上面結了滿滿的一串一串的櫻桃,不是櫻桃樹是什麼? 

也就是說,我們就常常三天兩頭的跑去摘櫻桃,有時邊摘就邊吃起來。即使還是粉紅色的櫻桃,也算蠻可口好吃的,變成酒紅色之後,口感就會更軟,但那時候櫻桃的也都會落了一地了。 

其實漢斯這個地方路上到處都有櫻桃樹枝幹從別人的花園裡長到街道上,有時滿滿整顆櫻桃樹上的櫻桃都沒人摘,掉了一地在人行道上被踩爛留下酒紅色的櫻桃漬。我在剛摘櫻桃時一直對於法國人為什麼不去摘櫻桃而任憑它掉落,然後去買超級市場裡一盒盒的昂貴的櫻桃這件事不太能理解。直到現在我才想到或許只是因為懶,畢竟他們連便宜的3歐電影原音發聲都懶得去看字幕,寧願去看兩倍價錢的法文配音,這真的有可能是唯一原因吧。不然我是怎麼可能在毫無困難擁擠之下看到首輪的星戰的?


(Photo by Yuki,參與演出:路人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rsu 的頭像
farsu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