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喜歡日本文學,日本人過於病態壓抑,日本文學裡總有些細膩到無法想像的情感幽微,如三島由紀夫、太宰治......之神級的領域;而或許因為日本非常嚴謹認真的民族性,寫出來的推理小說往往也是像一篇枝繁葉茂的大樹,格局縝密而細緻。

比起歐美,日本的推理小說更吸引我,而且不管是怎樣的推理小說,都有其不同的風格存在,有宮部美幸般寫實,恩田陸那樣夢幻。

 

東野圭吾大概是近年來最紅的推理小說家了。

 

在看了《白夜行》之後,我深深地覺得東野圭吾是個想徹底推翻我們對於善惡的定義,甚至挑戰我們道德的極限,日劇《白夜行》更是被編劇森下佳子大大強調亮司與雪穗的內心世界,我承認我某方面的道德感薄落,情感過於淪落,無法接受逼不得已成為壞人的壞人有壞報這件事,結局為了雪穗和亮司,整個人哭得一團糟,整個人的白天都變成夜晚了。

 

衝著東野圭吾的名,去看了《嫌疑犯X的獻身》。

 

 

跟《白夜行》一樣,是個為愛犯罪的故事。

(不喜歡爆雷,劇情就不多說了。請自取各大網頁的劇情大綱。)

為了生存,為了得到最後的幸福,為了保護所愛,一直犯罪下去。

但究竟愛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力量,讓人遊走於地獄,卻又來回在天堂?這次交由天才物理學家湯川跟天才數學家石神對於愛的習題進行辨證。

 

究竟愛是什麼?

很有趣。

 

湯川說:「a+b-c=愛?」

石神說:「就算揭露真相的話,也沒有人會幸福的。」

 

愛對於過於理智的湯川來說,是個沒辦法假設的學說,而人說數學家就是哲學家,比起物理學家需要的實驗,石神在腦海裡想像了愛,甚至他不需要去實踐去花崗靖子的愛情,就已經懂了,只是實踐跟理想中的愛情,究竟有多少差別呢?但這不是這電影要探討的問題。

 

當最後一幕湯川仍舊沒辦法理解為什麼石神要為愛做那麼大的犧牲,內海才告訴他,「因為,他是為了她,才活下來的。」

 

當為別人活比為自己活更多時,就是愛。

愛,故得證。#

 

飾演天才數學家石神的堤真一和飾演花崗靖子的松雪泰子,演技實在是好得讓人傻眼,情感的曲折壓抑到最後的爆發,完全有如哭得悉哩嘩啦的某古所說:「後勁太強。」

為什麼日本就能寫出這樣深刻的推理小說,有可以演出這樣精湛演技的演員呢?我真是太太太羨慕了。

對於一部電影來說,我覺得《嫌疑犯X的獻身》有它的娛樂性在,卻又不失深度,每個人各司其職,不管是湯川和內海比較輕鬆明亮的一線,或是石神和花崗較沉重陰暗的一線,每個角色個性鮮明,在互相的交集牽連之下,就引起了很多的衝突,而這個看似具邏輯的衝突,卻隱含著關於『愛』的這個變數,原來愛的習題,是最難演算的推理。

 

至於大家一直在爭論著,是否多此一舉做了個不在場證明?

我想,這問題應該不是故事的重點,我們應該多去想想關於愛的事,別再用假設來證明實際邏輯狀況了。

 

套句石神的話:「就算揭露真相的話,也沒人會幸福的。」

 

奇摩的預告片:http://tw.movie.yahoo.com/videoplayer.html?id=2862&type=movie


柴崎幸為《嫌疑犯X的獻身》所演唱的主題曲,由福山雅治作詞曲。

柴崎幸的聲音莫名地好適合東野圭吾的純愛,簡單的歌曲,卻好感人,福山雅治就這樣靜靜地在後面彈著吉他,不花俏不譁眾取寵也不刻意賣臉,好平靜。為什麼日本這麼簡單感動的歌曲,這麼簡單的MV也拍得很有fu呢,我真是太太太羨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rsu 的頭像
farsu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某古
  • 堤大叔從容赴義(?)那般的神情演太好
    崩潰時我也完蛋了
    而且我有努力壓抑不要哭太兇了說O_Q
  • 辛苦你了(拍肩)

    堤真一莫名很適合當狂熱數學家耶(看了大和敗金女一眼)
    演技真的好

    farsu 於 2009/03/10 18: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