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進了Algae的張懸,多了更多的可能性,在都會風情裡的《Beautiful Woman》,那樣輕快的節奏步調和沒有負擔哼唱著,我彷彿可以看見在下午的咖啡廳裡,那個美麗自信充滿能量會發光的那個beautiful woman,張懸的band music,帶有點時尚的味道。

有人說張懸的詞很文學,我覺得有時更像一首詩,流行歌詞的工整在她的音樂裡被拆解,細細地舒緩表達出生活的斷片和意識流的漂盪,配上《南國來的孩子》這樣的氛圍,很輕易地就會流到內心裡,在《島嶼雲煙》,像她寫「雲只是白色的菌種,在你城外的島嶼滿佈,你生生死死的陽光下的陰柔……」,或是用牡蠣比喻自身的《Stay--牡蠣之歌》,任由意識的想像奔流。

而《Selling》,真的是我最近最有戚戚焉的歌了。
當開始從夢想踏到現實,才會發現原來世界表象下是那樣的虛偽和作噁,所謂的善良只是偽善,道德不過是衛道人士的藉口。
我們還能期待什麼呢?
每個人都在販賣有的東西,換取想要的東西,以各種不同的手段販賣著肉體、精神,最後華麗優雅的靈魂,然後聳聳肩世故地說著說這就是現實,在band的強烈rock,曲發揮得更淋漓盡致,馬的,張阿懸,你真的是狂暴到我了。

我很喜歡吉他率性彈奏的《就在》,就在那個moment點,在越來越多其他的樂器然後越來越飽滿時,畫面停格加慢動作,小倆口這是那是的同時,編曲劍拔弩張像兩隻貓的對峙,我在旁邊吃花生米看好戲的這時,我很想知道,究竟就在那時,他說出的是哪個你願意犧牲字?然後故事是不是,就會像黑色喜劇片結束時,明明很嚴肅的同時卻配了個電子的恰恰,然後,爆開了不只是腦漿,還有我的笑。

與專輯同名的《城市》,充分表達出了城市裡的萬千景象,那流動的光影時間和被消費的美麗頹廢,都在編曲的灑脫之間流淌,我尤其喜歡「我多愛你,但不因你而什麼」這句詞,莫名地,有一股衝突性的碰撞,既深情又自我,卻如此真實。

《Love, New Year》和《巷口》,我想起萬籟俱寂的城市。在時間上Happy New Year告知著來到時間單位的終點,安靜的巷口則來到了空間的終點,終於在一天(年)之後,我們回到故事的終點(或起點),回顧了一些生活(生命)的點點,就像是海有港口,我們總會停在某個巷口,即使巷口還會再通向另一個巷口,但總會停在某個巷口的。

請容許我把第一首寫在最後。
當吉他刷下去的第一聲起,《關於我愛你》卻沒有任何關於我愛你的甜言蜜語,然而,卻在結束前一聲聲的我愛你,導演出了各個表情的愛情,當我們直奔向一無所有的過程中,我們還能留下什麼?
超脫和追求,揮霍和珍惜,也不是什麼絕對的無意,不需在意,因為我們是如此自由……在一無所有前,且讓我們活得自由,至少,我還有見過我的夢,是吧?
至少,當我們失去一切的人生結束前,我還能確定一件事情:
我愛你。
只剩下一聲聲深刻敏感吶喊狂暴細膩的那句我愛你。
看似看透,卻仍在渴望,這真是首,讓人想在心裡流淚的歌。
但眼睛卻已經掉不出淚了。

張懸說,想做一張可以記錄時代的專輯,我想《城市》這張專輯的確做到了,她記錄了我們這年紀的生存,生活的都市,有黑暗有光明,有希望也有失望(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噗。),當這個時代到處都是烏煙瘴氣的八卦流言,比賽著譁眾取寵的歌,唱著安全又無關痛癢的曲風外,幸好,我們還有張懸。

我們很慶幸還有這些人,用最真實的情感在記錄著城市裡平凡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是嘛,「城市之所以還可愛,就是倚賴這些在橋墩上噴上他堅信的話語的人以及用熱情觀察城市,用音樂、文字刻畫出他所感受的城市面貌的人。」
因為我們的天真和對夢想的執著,大口吸著飽滿鼻腔卻又稀薄的自由,也許在一無所有前,我們還能見過自己的夢。

共勉之。(→啥鬼啊….)


張懸:http://www.sonybmg.com.tw/pop/deserts/index.php

讓城市更好,音樂更自我,請多支持張阿懸。(好像在選舉拜票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rsu 的頭像
farsu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