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

風災過後第十天,南台灣還依舊杵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從台北出發,坐高鐵七點鐘的賑災車廂,跟隨著法鼓山的慈善基金會,目的地是高雄這次受災嚴重的六龜鄉。

儘管靠著電視新聞的強力播放,沒到災區,完全沒辦法想像大自然摧毀的力量有多大。

進入六龜鄉時,地面就已經是黃沙遍地,低窪處的香蕉樹被污泥淹到一公尺高,越接近荖濃溪的河岸,滿坑滿谷的漂流木堆積在道路兩旁,當荖濃溪的河床從東倒西歪的樹木、竹林之間露出來時,才驚覺河床離道路是將近三層樓的高度,想像當初的荖濃溪暴漲的河水,把漂流木一一打上柏油道路,我實在不敢相信,恍若電影般的情節就曾經在此上演過。

DSC_5050.jpg

DSC_5049.jpg DSC_5047.jpg 

(上圖&上上圖)進入六龜的唯一道路,是荖濃溪的河床,沿途的道路只剩下斷岩殘壁 (下圖)街道兩旁全都是漂流木

如今,河水已退去,夾雜著的大量泥沙、 石頭和漂流木沖毀了河堤、房舍,還有連接六龜鄉的六龜大橋和道路,現在進入六龜鄉需要顛簸地開過佈滿石頭的河床,原來十八羅漢山風景區的觀光古隧道臨時變 成了唯一通路,荖濃溪的河水仍舊像滾滾泥漿,沙石堆積之處上面全都堆滿了漂流木,儼然像是個漂流木墳場。

DSC_5055.jpg

(上圖)從我們留宿的諦願寺往下望去整片的漂流木堆積在河床上

 

那些漂流木原本都是山上的樹木,被雨水沖刷之後有些甚至連根拔起,然後一路隨著土石及惡水滾滾而下,樹葉及細的枝幹被磨光、折斷,跟著河水一路漂流,河水退去後,成千上萬的漂流木便被留在河岸、道路邊,形成一個荒繆又不可思議的景象。

進入六龜鄉的市區後,街道上有如戰區,穿著迷彩服的軍官士兵到處都是,軍用吉普車、悍馬車也穿梭在其中。

 

六龜鄉大津村

這次莫拉克造成的災害,讓六龜鄉滿目瘡痍,原本圍繞山明水秀的風景,也被雨水沖刷得出現一個個崩落的土色窟窿,除了新聞報導中災害嚴重的小林村、新開村之外,濁口溪暴漲而淹沒的大津村也受災慘重。

一進到大津村,滿地的泥濘就讓人寸步難行,回到家園的村民們和國軍士兵正在忙著清理家園,泥石沙土堆在門口、路邊,空氣中飄著泥巴的味道。

DSC_5085.jpg

 

DSC_5082.jpg

大津村的街道全都是泥巴

原本住在這裡的居民重新回到了家園,一位老奶奶一直坐在門口的藤椅上,茫茫然地望著眼前一片狼籍的荖濃溪河床,還有滿是污泥的家俱,桌上滿是吃完的泡麵、空飲料罐,蒼蠅亂飛,災後的衛生環境實在也讓人很擔心。

老奶奶說居住了一輩子的家,根本不想離開,一樓淹了就住在二樓,這裡水電全斷,三餐全靠慈善團體每天送進來,像這樣的日子,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

DSC_5093.jpg\

荖濃溪的河床還有斷裂的大津臨時便橋

但是,這裡仍舊有村民們仍舊保持著樂觀 的態度,趙家一家人都很平安,大家都穿著雨鞋甚至打著赤腳滿身污泥地在清掃家園,侃侃而談當時水災的情況,說當時發現停在門前的車怎麼不見了,原來已經被 大水沖到了街角處,接著大水湧了進來,所有人連八八節的晚餐都還來不及吃,就忙著逃命,逃到別人家的頂樓,或是沒命地摸黑往山上跑,雨又不停地下,再山上 一直待到了隔天早上,才敢下山來勘探災情,聽他們描述當時的情況,像是災難電影情節,若不是親口聽見或是看見當時留下的傷疤痕跡,讓人難以想像。

旁邊的趙小弟弟還光著腳玩著他的玩具直升機,黝黑的臉龐笑得很天真,或許,這是另一種強韌的生命力吧。

DSC_5102.jpg

p.s我在六龜鄉,快打紀錄。

創作者介紹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