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

到災區的這幾天,我的心情和所見所聞像是一個由低走高的曲線一樣,接下來這天,我們離開六龜鄉,前往甲仙鄉。

因為六龜到甲仙之間,沿途的災情也是不斷,還可以見到被泥沙淹沒到只露出樹頂的檳榔樹,看到原本高聳的檳榔樹都被淹沒到幾乎人可以觸碰葉子的高度,儘管已經看了這麼多天的災區,這種景象卻還是令我張目瞠舌。

檳榔樹都被淹到一半了
甲仙鄉的甲仙大橋,去年才因為辛樂克颱風被沖毀橋墩而封橋,還在重建中,結果今年莫拉克颱風來襲,甲仙大橋再一次受創,連臨時搭設的便橋,也在這次風災中被沖毀,通往甲仙的主要聯外道路受損,得多繞道三十分鐘才可以進入甲仙市區,原本熱熱鬧鬧、小攤位擺滿半條街的甲仙大街,也受到風災影響,週末假日,整條大街門可羅雀。

被沖斷的甲仙大橋 甲仙大橋

因緣際會,我們來到甲仙鄉後,進入了小林村。

前往小林

在小林村所見到的情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適逢八八水災過後第十四天,民間稱為二七,小林村外正在辦二七法會,整條街上媒體的SNG車、官員的車、慈善救難團體的車子停滿了街道兩側,會場外也擠了各方人馬人群,從小林村外的街道望下去,隱約可以見到黃土整片、被塵霧覆蓋的山,一直以為這樣的景象已經夠讓人怵目驚心,但當我們沿著道路繼續往小林村的方向走去,繞過蜿蜒的小路,越被一股壓抑的氣氛給環繞,儘管我們已經在所有的報章新聞上讀到了小林村慘重的報導、也有太多沉重的數字,我們都為自己做了心理建設,然而,當看到沿途罹難者家人的黑衫、滿地的金紙塵埃、道路被黃土掩蓋的景象,然後是一整座(或者應該說只剩半座)的山,像是被誰用手一揮,原本翠綠的山林變成巨大的黃土緩坡,覆蓋了原來山谷小林村的位置,土石流淹了將近六層樓的高度,整片的村莊,看不到一點痕跡,沒有半點生命,只剩下殘留的泥水在一片黃沙泥土間像被血液般還在汩汩滾動著。

整座崩掉的山頭 小林村

滿地的金紙 滿地的金紙
這天不知道是天氣變化詭譎,還是山崩落的塵埃未定或是往生的魂靈盤繞著天際,整座山的被塵霧所環繞,灰茫茫的覆蓋著山頭,加上路邊家屬招魂儀式的香灰氣味、此起彼落的咒語,構成了一幅灰黯悲痛的安魂曲,想想眼前所見的所在,有將近四百人從此長眠於此,那種由心深處產生的絕望恐懼,撼動我許久。
從道路上望下去,小林村只剩下一大片荒漠,人走在掩蓋的黃土之上,有如螻蟻般渺小,大自然的力量如此巨大,人如何可以勝天?
或許是遇見了生死的交界點,那天回到六龜的路上,我突然對死亡這件事,起了深深的敬畏。

創作者介紹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萬
  • 人不可以與天鬥更不要幻想人定勝天人力有其限制地震會大幅度改變地貌但人力炸山同樣有其侷限性不與天爭才是唯一良策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