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

寶來在風災過後,所有聯外道路全都中斷,變成像是一個孤島,之前若要進入寶來,都得搭只能坐一人的橡皮艇,越過湍急的荖濃溪,從荖濃進入,後來橡皮艇這個方式,因故被禁止。一直到了23日,我們才收到進入消息表示進寶來的道路通了,只是原本從六龜進入寶來只需40分鐘的車程,現在卻需要繞道到美濃,走台20號省道,花費近三小時的車程才能到。
往寶來的路上柔腸寸斷

而整條台20號省道的山路上,道路柔腸寸斷,土石將山壁的地基侵蝕,道路崩毀,許多的電線桿都倒插在山壁上,樹木竹林也全都傾斜,斷壁殘垣的鬆軟土石就在道路兩路,好像如果再遇到雨水沖刷,山壁就會再度崩落的感覺。

往寶來的路上柔腸寸斷

往寶來的路上柔腸寸斷

寶來原來是溫泉觀光的盛地,但風災過後,這裡變成了一座孤島,進入寶來的物資只能用直升機運送,原本溫泉勝地的餐廳和店家也都把店門拉下, 大街上只有塵土飛揚。

空無一人的街道被搬空的7-11

形成孤島的寶來,唯一一家7-11的東西都被搬光了

民宅被沖毀風調雨順?

風災當天荖濃溪和寶來溪的河水暴漲,把在河岸邊的許多溫泉旅店全都沖毀,溪水淹過整個寶來村,全村只得逃到地勢較高的寶來溫泉山莊,山莊的老闆好心收留了村民好幾天,而對外通訊也全都中斷,直到幾天之後,才被外界發現這裡的災情。


寶來村一座在半山腰的民宅,從山腰跌落,造成了一家五口罹難,被找到的罹難者大體,被暫時放在寶來國中的司令台。

法師說要去幫罹難者助念,縱使我有心理準備這趟旅行可能會看到罹難者大體,也儘管法師已經跟我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設,但看見屍袋時,我還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司令台上只用課桌椅放了些貢品及一盞香爐,香的氣味在空中飄散,有點刺鼻,前方就是一只屍袋。而原本擺放大體的屍袋,應該是有大體在裡面,所以飽滿的吧?但那天的屍袋,卻只是癟癟的,只有一點點跟手掌一樣大的突起,我滿心疑惑,卻又不願多想,但結果就真的如我想像那樣……。

曾經軍官告訴我們的義工,他們有天的任務是找尋那時連人帶車一起掉落在溪水裡的卡車司機,卻只下河川下流處找到卡車殘破的引擎……。

我並不是沒見過死亡,只是想像近在眼前的那個白色袋子裡,是這樣殘缺又孤單的一部分,我整個人真的是被重憾,當我跟著法師和義工們頌念往生西方的經文時,我想起很久以前外公去世的好幾個夜晚,我們也是這樣一直頌著阿彌陀經,頓時我覺得在那裡的好像是你的至親,完全超乎我所能控制的悲傷跟著襲來。

那天從寶來回六龜時,六龜下起了超大的雨,雨勢排山倒海地像潑水一樣落下,前方視線全都是模糊一片,雨水打進了車裡,街道上也出現了積水,一行人都因為這場大雨而面色凝重,只能拼命
求菩薩神明保佑,想像八月八日當天,災民們面對的是比我們所遭遇更誇張好幾倍的雨勢,那種恐懼自然可以想像。

但雨過後的六龜,真的是很美。

雲霧裊裊環繞在山間,眼前所望去的山,一層接著一層,濃淡有致,很是幅水墨畫。

DSC_0106.jpg

如此寧靜的山,卻有著噬人性命的土石流,法師卻說,這不能說是大自然的反撲,因為大地一直都是如此包容人類的為所欲為,「反撲」這個字眼不夠恰當,是大地已經到了極限,就像人的身體已經出現了重病,不堪負荷,就會開始出現病徵。

是。

只是希望不要已經回天乏術了......

創作者介紹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