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369.jpg

八月中,結束一身烏煙瘴氣的官僚辦公生活,我很想離開台北,再度踏上一個人的旅行,不管是三五天或是十天半個月都好,出走,彷彿是唯一能夠可以讓我沉澱舒緩的方法。
那時八八水災的災情每天都在爆發著,台北周圍的朋友,已經有人去南下坐了義工,網路上不停湧進新消息,遭逢這樣重大的災害,才能感受到所謂的熱血,那時,我真的有像是參予國難的一份子……,原本想和大家一樣,前往高雄幫忙清掃工作,卻因緣際會,因為台北法鼓山慈善基金會對南部的災情完全無法及時了解,需要有一人前往災區幫忙拍照紀錄,並隨時回傳內容至台北。於是,我經歷了與清理家園的志工更不同的救災經驗,而這一趟長達兩個星期的旅程,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憾慟我自己,我重新體驗了生命,對於信仰和人生的使命,也有了更深的認知。

諦願寺 

諦願寺

(我們在諦願寺最後一天的黃昏,那天光真的是這樣,很美)

這次六龜的諦願寺算是很大的義工支援站,所有的法鼓山法師和志工都住在這裡,和我們一起的,除了各方救援人馬和志工外,還有上百位的國軍弟兄。諦願寺佔地廣大,但是一座還在修繕且尚未完工的寺廟,寺裡未裝修完成的一樓,提供給國軍支援,廣場上有五百羅漢,還有一台台軍方的悍馬車……,軍隊和義工們在這裡共同生活著,就是這幾天唯一的風景。
跟著寺裡的作息,每天十點半就熄燈,六點就開始早膳,對於一個已經習慣台北熬夜生活的夜貓子而言,這簡直是另一個時區的世界,但,這也的確像是在另一個世界裡,每天早上,我們就被往來絡繹不絕的直昇機給吵醒,運送著物資、掛著小山貓的直昇機轟隆隆地從寺院上方飛過,當在台北的我才剛醒來時,我們早已去了某個村落勘災回來,每日出門沿途所見都是軍車和國軍,滿天的塵埃從沒有止息過,有時真的會以為,我是身在戰區,這也算圓了我一個作為戰地記者的夢想(笑)。

此次慈善基金會的行程是以關懷災民為主,我們每天面對的,就是這場風災中最直接最真實的受害者,跟著法師和義工們走訪六龜的各個角落,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在發生,每天都在刺激著我的身心靈,我們不是災民,這種刺激不是無法忍受的痛苦,但是一種餘波盪漾,會在心裡撼動很久很久,很多感受,我是完全沒辦法去預料或是可以控制,它就這樣以人類心裡最本能的反應而呈現。
像是在舊潭,我們離去前,那位老婆婆就這樣掉下淚來;當災民對著義工講述著那時的情況時,眼裡的恐懼甚至言語裡的顫抖都是很直接的;也有很多次,像在小林村外,罹難者的家屬們,是握著法師的手,甚至是抱著義工們痛哭流涕的,那時我根本無法置身事外,也無法再說出任何安慰的話語,心沒有堅強到可以直接接觸他們的視線,我甚至連拿起相機來記錄他們的悲痛,都覺得殘忍。
好像是離開小林村的那天吧,那時小奎突然跟我說,聖嚴法師說,「救苦救難是菩薩,受苦受難是大菩薩。那些被埋在小林村的所有災民們,都是大菩薩。」我真的覺得,我們不是來幫助他們的,是他們在幫助我們,每天都在教我們新的東西,幫我們認清楚,原來自己擁有的一切是多麼奢侈。
來到這裡的某一天,我突然察覺到,這次的旅程,將是我生命裡最重要也最特別的一次旅行。

----

 

 

我是一個人搭著七點鐘的高鐵賑災車廂去高雄的,但在那裡,我卻碰到了另外幾個跟著法鼓山青年會下來的志工們,因為年齡相仿,也因為真的像在戰區吧(),六個個性相差天南地北的人,剛好是這樣有互補及制衡的關係,讓我們大家可以保持一種微妙的平衡,在這十天內,因為一起吃喝拉撒睡,面對同樣的問題也經歷同樣的刺激,某種革命情感把我們緊緊地聯結起來。

最後一天終於有機會合照

於是,我們六個人共同經歷了一次奇妙的旅程,也共同經歷的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坐悍馬車,即使沿途的風吹沙和黃土飛揚,瞬間就把我黑色的衣服變成灰色,相機也全都是灰塵,我們還是可以為了第一次坐悍馬車而興奮得要死。

還有第一次在路旁招便車,那天義工車隊貧瘠,我們在路上招了小發財車。儘管每次旅行我都很想比大拇指的搭便車手勢,但那天我可是第一次真的招便車,也第一次和十幾個人,共同擠在小發財車上,我們真的很像……要被送去屠宰的小雞。

最後綜合上面兩次,在最後的日子,我們徒步走到六龜市區,然後因為回程下大雨的原因,馬上駕輕就熟地招了一台悍馬車……只能說,在災區的民眾和將士軍官們,真的是很善良熱心。

因為寺院裡像是修行無法觸及外界的生活,導致每次我們看見7-11,就會如同看見救星般飛奔到7-11的懷抱。

還有那次回程,六龜下起了超大的雨,前方的視線都被雨水模糊掉,雨水都打入了九人小貨車裡,一行人嚇到皮皮剉,擔心荖濃溪又暴漲、山又坍方,然後拼命跟著前座的法師持佛珠念佛的生死邊緣……,雖然事後還能笑著說,「很怕從義工變成災民」這種玩笑話,但說起來,我們也算共同經歷了患難生死……

我們在悍馬車上

IMG_1676.jpg

很興奮

在悍馬車前裝狠(但都帶著口罩是怎樣)

test.gif

(一群人爬上小發財車的連環圖,請按重整)

下雨了,招悍馬車散步去六龜市區

後面兩人在玩很無聊的遊戲悍馬車漏水

第二次搭便車

好心的國軍駕駛(悍馬車跟計程車一樣,隨招隨停)

 

 

 

 

 

 

 

感謝和我的小徒弟小奎,總是很急求好心切的伽鎂,很容易笑到細紋都出來的大姐,還有總是慢半拍的依依和狀況外的天真小妹妹尹禎。

好像是誰說了,「等五年後,我們再一起回六龜。」

嗯,我真的很想,雖然沒機會(也不要有機會啦)繼續同生共死,但希望五年後我們可以再回到六龜,然後看著重建好的美麗六龜風景區,可以再荒唐地招一台發財車,然後為沒意義的小事笑到東倒西歪。

真的,很感激自己有這樣一次機會經歷這樣的旅行,當然也感謝在途中不斷為我們解答生命疑問、撫慰我心靈、受我叨擾的常願法師及常三法師,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法師們,第一次真的觸及佛界,我真的覺得,佛界的觀點,真的是宏觀太多了,原來芸芸眾生,還真的是人云亦云而已。

 

創作者介紹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幽
  • 應該要跟你去體驗的.
  • 阿傘
  • 那我當你們的跟屁毛毛蟲
  • 馬後炮XD
    這星期天我還要下去

    farsu 於 2009/10/08 22:44 回覆

  • 小幽
  • 去幾天,我也想跟.還有,宜蘭去不去阿
  • 小幽
  • 對厚,妳是要去工作吧,算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