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大概是快要八年前看的吧,內容早已在腦海中模糊成意識的一部份,關於書改編的電影,能勝於原著的實在不多,但由美國籍的導演Julian Schnabel所導的這本法國人所寫(眨?)的書,完全像一部法國片,書中一篇篇關於回憶、幻想、現實的小散文,流於電影畫面卻完全保有了書的精神和想法,榮獲今年坎城最佳導演,實至名歸。

當你全身只剩一隻眼睛可以活動,生命還能有什麼發展?

電影的開頭,一片渾沌與不明,導演用了完全主觀的視角,觀眾就是主角Jean-Dominique,張眼的動作配合電影畫面張開闔上,看到當Jean-Dominique恢復意識時,扭曲的世界和一位位面對著主角(畫面)對著他(觀眾)說話的醫生護士和親友。

配上Jean-Dominique自己內心獨白,電影主觀的鏡頭佔了大半的時間,觀眾也被當成病人對待似的,困在潛水鐘身軀裡的Jean-Dominique,也許因此跟困在生命?生活?亦或電影院?的人們起了巧妙的同理心,觀眾我們,變成主觀的病人,其他的角色感覺跟觀眾還有Jean-Dominique來得疏離,我們變成了主角,於是我眨眨我的眼睛,當我只剩下一隻眼睛可以活動時,我寫得出一本書嗎?(當然,法國有ABCD可以拼,中文也還好有ㄅㄆㄇㄈ),只是健全的我們,除了才華有差,是否有像燃燒小宇宙那般燃燒著生命?

一個殘敗的身體,不論是電影或書,卻都表現出了生命的韌度,還有主角那法式幽默的話語,如此深刻卻不搧情(好萊塢就絕對會毀了這本書),導演拿捏得好,電影結束,好像還看見潛水鐘裡的一隻蝴蝶在飛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rsu 的頭像
farsu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