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達Český Krumlov時,是個濕冷的下雨天。

從布拉格出發的早晨,布拉格的天氣就已經是灰色的陰天,我一直想像著在南方的Český Krumlov是個充滿陽光的小城,但在距離Český Krumlov不到一小時的路上下起了雨,接著雨勢越作越大,前方的景色再一片溼氣和霧氣朦朧之下,只呈現三種色系:天空和鄉間小道上的灰色,被雨洗滌後翠綠的草原和兩旁深灰色的樹木。

到達目的地時雨仍舊不停的下著,沒帶任何雨具的我,只能靠著一件風衣避雨。在一片未知的道路上找尋之前在網路上搜尋到的青年旅社。還好歐洲每個城市都有Tourist Office,隨時可以問到任何旅行的資訊。

Český Krumlov算是一個靠山的小鎮而已,大概花一個小時,就可以繞城一圈完成。小鎮的市中心被維爾塔瓦河的環狀支流給圍繞,河的另一邊,十四世紀時建造的Český Krumlov城堡沿著河岸有如一座山城般捍衛這平靜的小鎮。

我住的旅社就靠在河岸邊,是棟三層的木造建築。當我背著簡單的行李,濕淋淋的走進旅社時,剛好是下午一兩點,並沒有任何的招呼人員在。家居般的廚房裡一位日本男生正在燒著熱水,看到我就直接跟我說:こんにちは(你好),我也很有禮貌的回答:こんにちは,但我不是日本人。 叫作龍一的日本男生,也是揹著一個超大的Backpack,(此時心中暗暗下了決定,我回家一定也要買個backpack,讓自己真正的成為一個Backpacker),比我小一歲,旅行到捷克之前,已經一個人旅行了13個月,走過了32個國家,100多個城市。13個月,這個數字在我心裡起了一股很大的漣漪,超過一年的時間,他所擁有固定的家就是他的backpack,有時還拿著一台英文的電子辭典邊查單字邊和人溝通,問他為什麼旅行?他說:想學英文吧。但我心裡想著或許這不是主要原因吧,一定有些更深層的理由,讓一個人一年多的時間還未止息的流浪下去。
 
但是什麼原因呢?

如果有機會讓我這樣流浪一年半載,會是怎麼樣的魔力和意志在驅使?還是旅行本身是有什麼樣的吸引力,讓人這樣驅逐般的放空自己? 如果有機會讓我流浪這樣長的時間,我會揹上我的行囊就這樣出走嗎? 
唔......可能性還蠻大的。
 
龍一正在泡著咖啡,問我要不要也喝一杯,我說好啊。我在廚房旁邊的木製餐桌坐了下來。我喜歡這間旅店,餐桌旁邊的牆上還貼著其他旅人從各地寄來的明信片,牆上、門上都有許許多多曾經到過這裡的過客用簽字筆留下不同語言的留念,感覺是流浪的標準驛站,過往的足跡歷歷在目,我也只是一個過客,當時間的洪流推著我前進,留下來的能有什麼呢?
 
當坐著等待之時,樓上走下一對男女,手裡拿著一附奇怪的紙牌,問龍一要不要一起玩?龍一很高興的點點頭,用他還有點稚氣的微笑。 

Andrew和Margaret,是一對加拿大的夫婦,雖然年紀足以當我的爸媽,但總覺得他們保有的年輕心智和活力讓他們看起來少了十幾歲。他們拿的紙牌是一種叫做「Settlers of Catan」的德國遊戲,盛行在加拿大高中前的年輕人之間,但Andrew早已經過了高中很久了,卻始終戒不掉這個遊戲,Margaret只好一直陪他玩,連整個旅行,兩人也一直帶著。從東歐開始,兩人已經旅行了一兩個月,他們告訴我,布拉格是他們目前到過的城市中,最美的一個。

Andrew和Margaret開始在餐桌上排起了紙牌,六角形的紙牌上面有著不同的圖樣,分別是木頭、小麥、磚頭、綿羊和礦物,配合同樣的方形紙牌,六角形的紙牌上面再擺上標有數字的小圓紙牌,然後沿著六角形的紙牌下建構自己的家園。簡單的說,就是一種有點類似拓荒的遊戲,憑著手上有的材料,可以蓋房子、和人交易、找尋機會。龍一幫大家泡了咖啡,我就在旁邊看著三人玩了起來。
--

之後我在小鎮繞了一圈,這個小鎮比我想像中的還寧靜悠閒,街道兩旁色彩鮮豔的建築排在石板路上,河流聲瀰漫在山間的霧氣裡,我在一家咖啡廳裡點了一杯咖啡,又是用長型玻璃杯裝的熱咖啡,在此我已經有點懷疑:是不是捷克的熱咖啡,都用glass裝,而不是cup? 
這天雨一直下到傍晚才停止,傍晚紅色屋頂上的煙囪,冒出了一陣陣白煙,這是我不知道已經是多久,沒有看見會活動的煙囪了。煙霧迷繞在下過雨的小鎮上空,順著流水的聲音,我覺得我已經喜歡上這座小鎮了。 附註: 關於捷克行,應該就先寫到這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rsu 的頭像
farsu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