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的假期,坐著火車流浪了法國中北部,由於出發前的一些瑣事困擾著我,結果在沒有明確的預定地及行程、沒有預約任何青年旅社,只確定三個大的預定景點,帶著愛麗絲‧史坦貝克所寫的「沒有預約的旅程(Without Reservations)」,開始了我完全沒有預約的旅程。

我不知道這趟旅行何時會到哪?也不知道會何時回來?完全仗著因為是還未進入旺季的六月底,及在法國的地利之便,抱著最糟的情況頂多半路買一張車票回Reims,完全毫無顧忌背著我的行囊上路。

---

第一站是Arras。這個在法國北部的小城,地圖上只有細體字的重要性。會到這個城市完全是因為Peggy的邀請,那位在布拉格萍水相逢的法國人。

我在Peggy家待了兩天半,Peggy住在離Arras大約十分鐘車程的郊區。當她在Arras車站接我時,我馬上回憶起在布拉格青年旅社裡那個熟悉的微笑。

第一天我們逛了一下Arras,Arras位在法國北部,城市裡建築的風貌和法國其他城市很不一樣,反到比較像是鄰近的比利時、荷蘭的建築,這大概就是之前法文課裡老師所講的Plat Pays的位置吧,我想。

當天晚上,我和她的家人們一起參加附近城鎮裡的戶外party。Peggy的父親有著可愛的啤酒肚,卻總是喝著威士忌,他有著讓我印象深刻的爽朗笑聲。而Peggy母親則相反的有著優雅的氣質,總是帶著淺淺的笑容。Peggy只有一個親哥哥,父母卻認養了三個失去親人的孤兒,把他們當自己家人一樣對待。一行人和我見面時,都給了我一連串的法式碰臉頰親吻的招呼,而他們傳統是碰個四次,因此呆在Arras的這兩天,光每次見面親臉頰的次數,大概有高達百遍。但我很喜歡這種法式打招呼的方式,在第一時間就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當天晚上配著戶外音樂,我還在完全不算舞池的小場地上亂七八糟的跳了舞,其實當天煙火和音樂我已經不太記得了,但當時的氛圍輕鬆的讓我想到或許繼續待在這個國家的可能性。


而接下來幾天,Peggy一家人更是待我如同己出。隔天在Peggy父母家的院子裡辦了BBQ,我第一次在法國吃烤肉,而每餐的紅酒當然是法國家庭必備,大概就跟台灣喝湯一樣平常。兩天下來,我除了親了百遍的臉頰,吃了BBQ、兔肉(註)、玩了盪鞦韆、亂跳了舞,讓我感到很愉快的一次經驗,就是到法國的幼稚園裡和小朋友玩了半天。

因為Peggy是幼稚園裡的老師,星期一一早,她便邀我一同到學校去和小朋友上課。小鎮裡的幼稚園不大,裡面大概三個班左右,牆上貼滿了小朋友的塗鴉及教室裡則擺滿了各式的玩具。當天Peggy帶著我送她的Taiwan的旅遊書、紅包、毛筆字及我這個活教材到課堂上。

小鎮裡大概連東方臉孔都不易看到吧,我一進教室小朋友們都好奇的盯著我看,Peggy簡單的介紹了我給她的小禮物及台灣(但一群五歲的小朋友,能懂多少台灣這個名詞的意義呢?他們可能連中國大陸長怎樣都不知道吧?),便把我這個活教材拖上台去,小朋友們既靦腆又好奇,我也相當靦腆說。

但Peggy果然是個好老師,總是一步步的引導課堂前進,我在黑板上寫了貓、狗、牛、馬、豬幾個中文字,Peggy就讓小朋友上台跟著「塗鴉」著這幾個象形文字,然後讓小朋友問了我一堆問題。小朋友們的問題都可愛極了,像是「台灣有水果嗎?」「你們吃蝸牛嗎?」之類令人快要笑出來的問題。

之後課堂時間,Peggy更是安排了小朋友們和我玩擲骰子走格子的遊戲,然後小朋友們圍著要我畫畫,在寫著貓狗牛馬豬的紙上畫上動物,小朋友們也畫給我看他們的蝴蝶鯨魚之類的。之後Peggy便帶著小朋友們到大教室裡跳舞,大概就像放兒歌圍圈圈跳舞那樣,兩人一組時一個小女生落了單,我不知怎麼出奇大方地跑去跟小女生一組,大概跟小朋友相處會讓人心裡變得純真許多吧。小女生的小手拉著我,轉圈或是做動作時高度的差異都讓我相當彆扭,但我還是感覺相當高興,在法國幼稚園感覺相當愉快,我真想在幼稚園裡學法文。

接下來戶外活動一個叫Julie的小女生始終一直拉著我的手,不知道是太久沒被這樣需要的感覺,她的小手卻讓我覺得很安心。

這樣愉快的早晨似乎一下就過去了,中午和小朋友們道別時,Julie拉了我的衣袖示意要我蹲下,在我臉頰上「啵」一聲的親了一下,其他小朋友也緊接著在我臉上亂親一通,一個小朋友都快親到我嘴上了說(笑),我對於他們這樣直接率真的情感表達方式感到羨慕及幸福,當年齡一年年的增長,這些天真的赤子心彷彿再也尋不回,簡單的情感在成人的世界裡,彷彿像上了枷鎖般的伸展不出。

我不知道這半天的課對於這些孩子們能記得多少,但我卻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僅僅三個小時的課。

而這趟旅行我一直在想,認識一個人的深度真的能以長度來衡量嗎?我完全無預料一個僅僅在布拉格認識四天左右的朋友,卻把我當成老朋友般的招待,而她的家人們,更是如同自己的孩子般對待自己,在某次和Peggy家人的聚會中,Peggy對我說:「你現在也有法國的家人了喔。」我臉上雖然平靜的微笑著,心裡卻起了一陣相當大的漣漪。

你是否也會為了一個近乎陌生的人,交出心付出餘力呢?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註) 法國人吃兔肉。在超級市場裡常常看到一隻隻被剝皮的兔子,雖然我心裡曾浮現兔子可愛的模樣,但我還是嘗試去接受所有法國的文化及生活,從各種酒類到味道稀奇古怪的乳酪到兔肉,但我並沒有很喜歡兔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rsu 的頭像
farsu

餅乾100公克20元

far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